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十四章:暗箭伤人
    三人缓缓的往里面移去,因为刚才爆炸,这里的房间已经面目全非,同时,这里唯一的一个转角地方,也成了王祁三人危险的目标。

     如果对方实力高强,可以瞬间秒了我们三个不带喘息的。

     “万事小心,这个黑衣人很厉害。”王祁轻声提醒道,手里紧紧握着御龙剑,此时,他唯一能够依仗的东西,就是御龙剑了,至于其他的东西,根本没有半毛钱的用处。

     “小心。”就在他刚说完的瞬间,一道漆黑如墨的黑影直接射向了他们,王祁目光冷冽,三品武者的实力发挥到极致,但……

     还是慢了。

     嗤。

     黑箭划破肌肤,鲜血飞溅的声音传来,王祁脸色瞬间变化了一下,他身上的衣服也直接被划破了一道口子。

     好在眼疾手快躲得快,否则,他就是当场暴毙的情况了。

     不过,从这箭上面,也可以看出来这个人的箭术并不是很高,同时武者的实力不超过五品,最多五品。

     但是五品武者的实力,又怎么斩杀五品的老村长?

     当然,有可能,但也只是唯一的可能,这个人的藏匿手段很强,至于村长家的老狗喊叫,五品武者击杀,应该很轻松。

     “没事吧?”瞿涵滢脸色变化了一下,连忙问道,但是王祁却摇了摇头,看向了远处,这里的一切都没有变,加上刚才箭射出来的方向,他能够大致猜测到了这个人的位置。

     同时,他们能够知道的是,自己进去会很危险,这个人对他们有杀意。

     “我们要不走吧,这个人五品实力,我们两个人加上都不够。”胡汉三也是脸色难看,但是王祁没有说话,依然冷冷的看着远处。

     此时,他们正站在转角的位置。

     这个位置,如果两箭连发,他们三个人必死或者重伤一个,但是他没有,如果这个人有心杀他们的话,不可能只射一箭。

     所以王祁在掂量,打赌,这个人不会下杀手,至少不会杀了他们,而刚才的箭只是威胁,想要让他们知难而退。

     不过他想到了那个石龟,如果石龟也是这个人放的话,他这就让他有些郁闷了,石龟绝对会杀死人,并且房子里面祖奶奶的尸体,是利器划伤的。

     此时王祁还不能确定,这个射箭的人用的武器,不过祖奶奶的伤口,不是箭划伤的,而是长剑,两者并不同。

     “不对,这里面有两个人,刚才那个黑衣人恐怕是后来的,之前应该已经有了一个人过来,杀了祖奶奶,后面那个人紧跟而来,但是我们也来了,所以,第二个人才让我们知难而退。”王祁凝重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 既然来了他就不可能会走,所以,他在赌博,这里有两个人,最前面的那个人才有杀机,而且就是为了这古墓下面的东西。

     “什么?两个人?一个人我们都打不过,还两个人?老汉还想活一会,我先走了。”胡汉三吹胡子瞪眼,吓得菊门一抖,连忙说道,王祁却是瞪了他一眼,不过随即嘴角翘起了一个诡异的弧度。

     “既然那么恐怖,我们也走吧。”王祁大声说道,随即看向了瞿涵滢,瞿涵滢冰雪聪明,看到王祁思考的时候,她也在思考,恐怕此时已经把来龙去脉摸清楚了。

     “我好害怕。”瞿涵滢声音不大不小,但是却演的极为真实,还带着颤抖的声音。

     王祁满意的点了点头,瞿涵滢果然不愧是三品运师,这样子都看明白了她的心思。

     但是,他们并没有离开,而是躲进了刚才祖奶奶的那间屋子里面,通过这里的角落,王祁能够明显的看到那边的事情,虽然不明显,但能够看到就已经不错了。

     其实,他担心的并不是刚才射箭的那个人,而是隐藏在黑暗里面的另一个人,那个第一个杀了祖奶奶,布置石龟阵的人,这个人,才是危险的角色。

     果然,就在他们等了一会之后,那个黑衣人果然拿着弓箭,用极为警惕的方式,看向了他们刚才所在的地方,同时转身消失在了最中间供奉玉皇大帝的大殿边上。

     而那里,有一条小路,有一个洗手的水龙头,在过去,就是被锁住的地方了。

     王祁发誓,他真的没有想到那个地方,同时也没有猜到那个地方,竟然能够过去。

     那里只有一个拉门,上面能够翻过去,倒是他单纯了,这样子封住,自然有守庙人的意思。

     待到黑衣人消失的许久,王祁才缓缓的走出了祖奶奶的房间,他刚才已经把祖奶奶的尸体放在了床上,用被子简单的改了起来,同时布置了一个驱魂阵法。

     不管怎么样,这个都是自己的长辈,肯定要让她走得安稳。

     做完了这些事情,王祁才在胡汉三的催促下往前追去。

     越过了玉皇大帝的大殿,他们直接靠在了楼梯边上的墙边上,王祁并不敢保证,这里有什么陷阱,毕竟这些人都很奸诈,谁知道会放什么套路坑你。

     王祁用自己多年的套路,缓缓的探出头去,发现,那里的水龙头有一个被人踩过的痕迹,非常的明显,同时这里的灰尘很厚,有一个特别明显的脚印。

     “这个脚印,和你爷爷房间,棺材塚的脚印一模一样。”胡汉三将头塞在了王祁的下面,随即说道。

     王祁点了点头,瞿涵滢则是尴尬的在后面踱步,她总不可能如此豪放的将自己的头塞在两个人的中间。

     “滢滢,你的运师特性,能不能感受到前面的危险?”我疑惑的问道,因为我经常觉得命师和运师差别并不是很大。

     “不能,命师可以,我不能,我最多在危险的时候,让危险降低罢了。”瞿涵滢随即摇了摇头,王祁这才发现,自己真的没用弄明白天下十修的特性。

     “那小心点,你们跟我走。”王祁直接窜了出去,刚才已经看过了,这里还有一个房子挡住了出路,同时那里杂草丛生,但是很明显的是有一个被压过的痕迹。

     王祁不是很懂,五品武者已经能够飞檐走壁,直接爬屋顶就行了,为什么还要走路,那个更加快啊,而且这地方一不小心窜出来一条蛇,给你来一口就算你是九品武者,也要躺着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