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三章:女人的套路
    回到自己的房间,王祁靠在墙上大口喘着粗气,刚才一切发生的太过于突然,让王祁根本没有准备好,他不是绅士,他是一个内心躁动的初男,被周燕燕这么一挑逗,他内心的浴火竟然滚滚燃烧起来。

     “清心欲寡,回身粘转,清心诀,守。”王祁结合双手,打了一个极为诡异的手决,紧接着他便瘫坐在自己的地板上,心里的火气瞬间被压制了下去。

     就在他打算起身的时候,王祁的手机竟然亮了起来,一看竟然是对面的周燕燕发来的。

     “明天晚上能不能陪我参加一个宴会,答应我我请你吃饭。”周燕燕说的极为简单,但是这话却是让王祁没办法拒绝。

     无奈的摇了摇头,犹豫了一下,王祁才回复了一条,“好。”

     他原本想拒绝的,但是想到老村长十五天才会去世,而且这两天也不是很久,再加上周燕燕帮了他很多,王祁不好意思咀嚼。

     收起了手机,他走进浴室冲了一个冷水澡才坐在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 这间房间有一百多平米,两室一厅,但是租给王祁的价格极为的便宜,不过那时候王祁很穷,没办法既然有好事上门,他自然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 一切都是他爷爷的镇气钉,王祁自己安慰自己。

     将青灯和那个茶壶茶杯拿了出来,王祁盯着眼前的两件东西,目光迷离。

     “阴阳轮转,天机不漏,现。”王祁默念道,只见他眼前慢慢的浮现了一个男人的身影。

     男人苍白的脸上皱纹明显,仿佛千年的老树一般,空洞的双目熠熠生辉,骨瘦如柴的身体被宽大的长袍包裹住,没有丝毫的血色。

     他叫老赵,是一个阴阳交易师的中间人,能够随即穿梭阴阳,而他和王祁认识了七年。

     “老赵,这东西你看看。”王祁对老赵极为的信任,而且阴间的人并不会扯谎。

     “摸金令,看样子你还是要传承摸金校尉了。”老赵摸了一把自己的老胡子,嘿嘿一笑,显得极为的奸诈。

     “你知道?”王祁原本还想问问老赵自己是不是应该传承的,但是听到老赵的话,似乎这老小子一直都知道自己的秘密,一个未传承的摸金校尉。

     “废话,我当然知道,摸金校尉的确是盗墓贼,但是他们唯一的区别就是你我之间。”老赵将摸金令拿在了手上,摩挲了两下,两个烫金色的大字极为的明显。

     “后面的双鱼玉佩图案竟然是空的,看样子你爷爷也没有找齐啊。”老赵皱了皱眉头,手里的手指蠕动,王祁知道他是在算天命。

 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王祁听得云里雾里,老赵在这里自言自语,让他没办法回答。

     “没什么,以后你就知道了,摸金校尉和盗墓贼的区别,就是你们能够沟通阴阳和我们交易,将东西交易阴间,但是盗墓贼不行,他们只能流通阳间。”老赵晃了晃自己如同枯树一般的脑袋,说道。

     “然后呢,难道谁的墓都能盗?”王祁依旧不懂。

     “无主之物可以拿,有主要通过交易。”老赵说道,但是并没有解释太多,王祁对这些东西根本不了解,或者说根本不懂,老赵讲的再多也没用。

     王祁无奈的靠在了沙发上,倒了一杯茶喝了起来,满脑子乱哄哄的,好不容易清明起来的脑子再次混沌。

     “老赵,帮我把这些东西脱手了,给我换火焰。”王祁忽然睁开了眼睛,将自己背包里面的一堆古董交给了老赵。

     “嗯。”老赵点了点头,随即青烟渺渺的离开了房间。

     王祁坐了一会,才发现自己肚子咕咕咕的叫了起来,刚才周燕燕给他的夜宵竟然忘记吃了。

     打开冰箱,王祁没办法只能自己烧一包泡面解决了,否则真要饿死了。

     一夜无话,王祁吃完宵夜之后,便躺在了床上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,只感觉到自己仿佛身在冰窖一般,极为的寒冷,想要睁开眼睛起来却根本动弹不了分毫。

     翌日清晨,王祁捂着自己头痛欲裂的脑袋,缓缓的坐了起来,他只感觉到自己的脑袋嗡嗡嗡的响动不已,好像刚经历了地震一般。

     窸窸窣窣穿好了衣服,王祁简单洗漱了一下就往外面走去,却刚好看到周燕燕在等电梯。

     这瞬间就让两个人尴尬了,昨天晚上的余温尚存,今天早上再次偶然相遇,愣是王祁脸皮厚也不好意思开口了。

     “早啊。”周燕燕脸色羞红的看着王祁,率先打招呼,似乎昨天晚上的事情根本没有发生一般。

     “早。”王祁呵呵一笑,刚好前面的电梯门打开了,两个人再次尴尬了起来,竟然没有人踏进去。

     啪。

     王祁刚抬脚,周燕燕紧跟而上,两个人直接碰撞在了一起,肉与肉的碰撞让王祁春心荡漾,好大好有弹性。

     “你先吧。”王祁抓了抓自己的头发,将周燕燕让了进去,紧接着自己也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 此时正是夏天,刚才的碰撞让两个人都心头悸动,你妹妹的一不小心就躁动了。

     王祁连忙运转清心诀,让自己的心缓缓的沉浸下来。

     “那个我等会带你去买衣服吧,晚上你陪我参加宴会我要表示表示的。”周燕燕再次开口道,口吐兰香,再加上两个人距离很近,薰衣草味的清香直接将王祁内心的火焰挑动。

     好不容易压制下去的火焰再次躁动了起来,让王祁无奈再次压制。

     “吼,再逼我就要犯罪了。”王祁在心里嘶吼着,但是脸色丝毫不变色,搞得自己多么正经一般。

     “好吧。”王祁点了点头,侧过头去并不想看周燕燕,因为这个女人实在是太漂亮了,几乎是倾国倾城的存在,而且有一种莫名的吸引力,吸引着王祁看过去。

     “我美么?”周燕燕忽然贴了上来,阵阵清香再次进入了王祁的鼻子内,两个人的气氛再次尴尬起来,王祁在内心祈祷着赶紧到啊,但是发现电梯根本没有动。

     “电梯没按,嘿嘿。”王祁呵呵一笑,直接躲开了周燕燕的清香怀抱,按了一下电梯。

     就这样极为操蛋的躲过了一劫,但是王祁的苦逼一天才刚刚开始。

     被周燕燕这个女人拉着上街,简直比杀了王祁还要痛苦。

     来到一家高档西服店,王祁说实话长那么大还真的没来过如此高档的地方,他买衣服都是地摊货和淘宝上的九块九包邮的,对于这里的都是奢望啊。

     “红色的吧,挺好看的。”周燕燕拿起了一件红色西服,和王祁比对了一下,但是王祁看到竟然是六位数的,吓得他菊门一紧,“那个什么,我不喜欢,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 王祁到现在都没有赚到那么多钱,一件西装就让他瞬间回到解放前,作死啊。

     “不用紧张,我付钱,我知道你没收入。”周燕燕的声音不大,而且异常的温柔,但是周围却投来了极为诡异的目光。

     似乎在说,这小白脸,竟然让女人包养,而且这女人还很漂亮,是一个富婆。

     一瞬间,周围的目光全都聚集在了王祁的身上。

     但是周燕燕熟视无睹,直接拿着两套西服往柜台走去,“结账。”

     王祁此时内心是崩溃的,仿佛有千万匹白色羊驼奔腾而过,你妹的我明明是正经的男人好么,谁是小白脸啊,你全家才是小白脸好么?

     王祁在内心吐槽道,昨天的绅士形象瞬间崩塌。

     “哎呦,我肚子饿了。”周燕燕忽然捂着自己没有赘肉的小腹,娇嗔道,王祁擦了擦额头的冷汗,你妹的,我出门没带钱啊,千万别敲诈我。

     “额,那去吃饭吧。”王祁想了想,觉得还是自己开口比较好,而且他想到了昨天的短信,周燕燕可是说她请客的。

     再说,王祁下次可以请回来的啊,六块钱一碗麻辣烫就可以解决了,节俭。

     “好啊,你请客啊?”周燕燕忽然俏皮的说道,吓得王祁菊花一紧,随即脸色变成了苦瓜色。

     “额。”

     “哈哈,瞧把你吓得,我请客,我昨天都说了,只要你答应我晚上陪我去宴会,我就请你吃饭,走吧。”周燕燕哈哈一笑,王祁却是尴尬的想要找条地缝钻进去。

     竟然让一个女人套路了,这让他的脸面往哪里放,还得了啊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