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七章:老房子
    回到老家,王祁和胡汉三打了一辆老家的土车,就这样一摇一晃的往村子里面去。

     王祁和胡汉三还没到村里,仅仅来到村口就被几个小孩子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 “你们是谁啊,为什么坐着驴车啊?”一个年纪比较大的带头问道似乎对于陌生人的出现,并不害怕。

     “咳咳,毕竟村子比较偏僻是吧,没有强大的挖掘机进来,也只能驴车了。”胡汉三扯了扯嘴角无奈的说道,离开了七年,村子里面果然物是人非了,连孩子都能够打酱油开拖拉机了。

     “你这老山羊是哪里来的,为什么那么猥琐?”一个孩子嘿嘿一笑,露出奸诈的笑容,王祁看他的年纪不过六岁,为什么看起来那么老成的样子。

     “你是哪家的娃子,竟然讲话那么糙,你让我这老头子怎么活?”胡汉三大骂一声,如果对方不是孩子,胡汉三估计都要动手了。

     “快跑啊,坏人来了,欺负小孩子啊。”这群人看到胡汉三凶神恶煞的样子,吓得连忙往村子里面跑去,就在这时候,王祁身后诡异的出现了一个人影……

     “小七,你怎么回来了,不是外面去了么?”被这声音的吓了一跳的王祁差点一头栽了过去,连忙转过头来看着这个猥琐的老头。

     他至今想不明白,为什么村子里面的人长得歪瓜裂枣的,唯独他帅的一朵花。

     “康叔,你,你怎么在外面啊?”王祁擦了擦自己的冷汗,他不怕鬼,但是一个人莫名其妙的出现在他的身后,愣是他神经粗条也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。

     “嘿嘿,我刚从城里面回来,没想到竟然看到你了,这是老三吧,你怎么也回来了?”康叔全名王康,是王祁的叔叔,说完之后随即看向了胡汉三,两个老猥琐相见恨晚,七年没见啊。

     “我们两个回来看看,村子里没发生什么事情吧?”胡汉三作为长辈,自然是他开口说话了。

     “没什么事,去你康叔家里坐坐,小时候你可没偷窥你阿姨洗澡啊。”王康走了上去,一把拦住了王祁的肩膀,嘿嘿一笑。

     王祁听到这话脸色一囧,有些不好意思,他没想到王康第一句话就是他的黑历史,这让他无地自容。

     “咳咳,能不能不要说这种事情啊,比较尴尬。”王祁轻咳了一声,面色讪讪,下了驴车,他们三个人并肩往村子里面走去,聊了聊这七年的一些变化。

     “对了,你那姐姐呢,哪里去了?”王康忽然问道,王祁却是一下子愣住了,他还真没想到,王康竟然问她的姐姐。

     王祁是独生的,但是这姐姐是王五捡来的,最主要的是,王祁的姐姐是一个命师,能够预知命运,一命二运三风水,十修里面排第一。

     “额,她在外面工作,让我先回来看看。”王祁嘿嘿一笑,搪塞了过去,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这个姐姐在哪里。

     回到家里,整个房子里面都是灰尘,王祁捂着自己的鼻子,但是依然忍不住咳嗽,整个人泪眼朦胧,胡汉三更加浮夸,看着他王祁都觉得要把肺泡咳出来了。

     “我靠,你家里人都死完了?这么多的灰尘,不过你爷爷混的也真惨,家里竟然没人给打扫。”胡汉三大骂道,不过咳嗽依然不止,眼泪汪汪的。

     “我那知道他混的那么差。”王祁直接说道,对于自己的这个爷爷,他真的很无奈。

     说着,王祁感觉到自己小腹处传来的尿意,应该是刚才颠簸造成的,随即走进了厕所。

     刚脱掉裤子,王祁忽然看到了厕所水箱竟然有被撬开过的痕迹。

     疑惑的王祁缓缓的打开了厕所的盖子,看到里面藏着一袋东西。

     他没有想到这里面有东西,而且这东西似乎和摸金校尉有关,里面都是书籍。

     没有细看,王祁直接将它藏在了摸金令开辟的空间里面。

     不过他记得,自己爷爷临走前,似乎和便宜姐姐交流了三天三夜,命师没办法传承,只能这样子交流,王祁也不知道两个人聊了什么,反正很久以前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 想到这,王祁略有些激动和疑惑起来,爷爷究竟在做什么,守护着什么?

     “三叔,有没有找到有用的东西?”王祁回到了爷爷的房间,发现胡汉三正在东翻西找极为的认真,不敢泄露丝毫的细节。

     淡淡的笑着,胡汉三站了起来,眼里闪过了一丝难以查明的光芒,“什么也没有,都是烂掉的或者是已经臭掉的营养品,而且你看这里,有脚印。”

     胡汉三直接转移了话题,指着布满灰尘的地上,王祁目光看过去,果然看到了一对不属于自己的和胡汉三的脚印。

     “是谁进来我们家了,而且似乎在寻找着什么东西。”王祁顺着脚印走了过去,发现到了墙壁这里就消失了。

     暂时没有想胡汉三的事情,如果他想动手,迟早会动手的。

     仔细的抚摸着这里的墙壁,王祁随即敲了敲,似乎有一些空洞的地方,接着他就发现,这里粉刷的颜色,比周围的更加新一点,也就是说,这里被人打开过。

     低下头,王祁果然发现这里的灰尘比周围的浅一点,而且还要作假的痕迹,极为的不均匀。

     “三叔,你来看看我这里。”王祁挥了挥手,这里面,似乎有什么秘密。

     胡汉三皱着眉头走了过来,“咋了,看墙壁有什么好看的,看看你爷爷给你这个摸金校尉留下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 王祁无奈的笑了笑,随即拿出自己随身携带的一把小刀,这是他从阴间交易来的,削铁如泥,极为的锋利,刮了一点****下来,“这里很明显,被人重新刷过了,虽然不明显,但是这的空洞很明显。”

     说着,王祁直接一拳打了下去,一个拳头的凹陷直接出现在了眼前。

     用刀子切开了这个洞口,王祁看到了里面一个黑木盒子。

 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王祁疑惑的打开了盒子,发现里面静静躺着两块残玉,王祁看着这两块残玉,似乎一个秘密,就在他的眼前展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