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九章:村长之死
    就在王祁疑惑的时候,只见老赵掐动了手决,这画像渐渐浮现出了一个虚影。

     “你爷爷生前是六品摸金校尉,你此时最多算个一品摸金校尉,而且还是最垃圾的那种。”老赵无奈的看了一眼王祁,吐槽道,同时见到这画像直接闪出了一道光芒,接着一个虚影直接出现在了虚空中,与真人无异。

     “这是幻阵,能够锁魂,锁住你爷爷的魂魄。”老赵说着,拿过了王祁手里的青灯,放在了虚影的下面,“这是残魂,能够和你对话,等他的残魂力量用尽了,他也该走了。”

     “好的。”王祁点了点头,随即看向了自己眼前的男人,这个男人异常的伟岸,宽厚的肩膀加上浓密的胡须,让他像极了一个道士。

     两个人面对面的询问着,王祁坐在这里不知道过了多久。

     七天后,王祁混沌的站了起来,满脑子的摸金校尉的事情,但是他心里,依然有些不愿意承认自己的身份。

     “这是你上次给我的东西交换来的御龙剑,万年寒铁打造的,和你青灯的材质一样。”老赵递给王祁一把寒光未退杀气凛然的长剑,长剑还未出鞘就能够感觉到无与伦比的气息。

     “你未来可能需要依仗你姐姐,到时候离开这里就去找她吧。”老赵说完之后,青灯便只剩下烧红的灯芯了在空气中卷起了一缕白烟,同时青灯覆灭,那个残魂也消失在了空气中,一瞬间,这周围的空间恢复了平静,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。

     送走了老赵,王祁缓缓的往地面走去,心里却是惊涛骇浪,没想到摸金校尉竟然隐藏了那么多的秘密。

     刚走出床底,就隐隐的听到了外面似乎有吹丧的声音。

     “三叔,发生了什么?”王祁来到外面,看到胡汉三正抱着一根用白布绑着的棍子,在空中挥动,神情极为的悲伤。

     “你到哪里去了?昨天晚上老村长忽然去了,而是死的时候极为的恐怖,双目凸出,仿佛是受到了极为残暴的惊吓,如今魂魄已去,并且他们都在找你,希望你去看看。”胡汉三神情悲痛的说道。

     王祁皱了皱眉头,不是说半个月么,现在才十天啊,而且王祁连老村长最后一面都没有看到啊。

     想到这,王祁直接前往了村长家里。

     来到老村长的家里,已经是有了许多人,王祁走进去都有些吃力,人来人往人挤人。

     “小七,你来了,快给你村长爷爷看看,是不是还有救,我知道你摸金校尉的传承逆天,能不能救救他?”一个老女人跑了过来,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说道。

     不过王祁却看到了胡汉三眼里闪过的诧异的目光,看着他。

 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能不能行,我尽量吧。”王祁随即说道,他的心里隐隐感觉到,这里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 “啊,那你快进去,试试也行啊。”老女人连忙说道,脸上带着残留泪水干枯的痕迹,王祁看向了眼前的白布,此时还没有作法,明天早上才作法送人,所以此时老村长的尸体会被放在大堂里面。

     目光一撇,王祁看到了王康,他正在那里张罗着前来哀悼的人。

     紧跟着村长老婆走了进去,王祁看到了躺在白布下面的老村长,王祁直接叫人将他送进了房间里面。

     “银花婶,我只能尽力,我爷爷没教我太多,我只能用自己学到的帮村长,别的我也无能为力。”王祁提前说着,他害怕等会银花因为老村长出事再找他,这就得不偿失了。

     只见银花感激的点了点头,“没事,没事,你只管弄,我先出去。”

     送走了银花婶,王祁直接布置了一道招魂阵,从自己的口袋里面拿出了符箓,在这片房间里面按规律摆放。

     招魂阵在空气中带起了一丝波澜,王祁点燃了青灯,这是阵眼,到时候老村长的魂魄也会归来。

     很快,周围卷起了些许阴风。

     “阴阳天煞,生死轮回……老村长,现……”王祁呢喃着,紧接着一个灰色的影子出现在了虚空中。

     “老村长,生前不得志,死后莫追魂,如果有来生,希望头转世。”王祁再次呢喃道,他害怕招来了送不走,这是他爷爷交给他的东西,这是交易的一种。

     “杀我的人,在我身边……摸金校尉,一切小心。”老村长咕噜道,随即说了一大堆王祁听不懂的阴话,这东西需要老赵给他翻译,他学过但是实在是学不会。

     “敬遵老村长医嘱,后生王祁拜会,送。”王祁说着,从自己的怀里拿出了一打的冥币,直接放在了青灯上面,随即点燃之后扔在了老村长前面脚下的盆子里面。

     接着就看到老村长的虚影缓缓的在空中消失,周围的符箓也化作了青光,消失在了空气中。

     目光看过去,老村长面上的狰狞也消失了,变成了一脸的慈祥。

     民间有许多的安魂手法,但是都没有摸金校尉的来到直接,他们有的完全就是骗人的,用自己的动作强行让四人的面部恢复。

     走出了房间,王祁故意装作极为虚弱的样子,老村长的十六个字深深的印在了他的脑子里面,他知道老村长被害,没办法知道凶手,他只能依靠自己。

     “小七,弄好了?”银花婶连忙跑了过来,看到王祁走了出来,比谁都激动,而且看她的样子,刚才又哭过了。